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首頁 > 互動交流 > 州長信箱

信件信息

主題名稱: 關于被強行霸占稻田情況的反映
信件類型: 投訴信件
提交時間: 2019-07-07 00:00
信件内容:

尊敬的州領導: 我叫向乃榮,身份證号:43312719520909381X。今年68歲,中共黨員,退伍軍人,住永順縣高坪鄉雨禾村若西組。2004年,我們村(當時是若西村)修通組公路(通紮号組),要從我家門口過并要占我家稻田。我家五口人隻有一畝六分田,本不想同意,但考慮是公益事業,加上村支兩委不斷做工作,并同意調整出相應大小的田作為補償,所以就同意了。當時村支兩委開會讨論決定,将五保戶孔憲文的稻田對換給我耕種管理,五保戶孔憲文由村集體供養(後送養老院)。直到幾年前孔憲文去世,十多年來我一直種着這塊稻田。 直到2017年,孔憲文弟弟孔憲望因村裡取消了其愛人低保,心裡不服,就将我一直種着的這塊稻田霸占了。說是他哥哥的田他要繼承。我多次找現任村主任、支書反映情況,要求解決,但一直沒有解決。我給鄉政府打報告,請求解決,也沒有解決。中間調解一兩次,本可以達成協議,但該組的組長彭武甲又出難題,說這是他們組的地,并指使孔憲望強行種了這塊地。今年5月27日我向縣信訪局遞交了信訪材料,但現在都沒有音訊。從去年全年到現在,我向村裡、鄉政府反映不下百次,個别主管副鄉長說他沒有能力解決,叫我打官司。這是打官司的事嗎?我的田是合法的承包經營田,不能白白地被霸占。如果再不解決,我就要封堵這條通組公路了,恢複被占的口糧田。其實這個問題很簡單,當時做這件事的村支書,村主任都健在,證人證言也有,隻要按事實處理,沒有什麼難題。今天我向州領導反映這個問題,想通過合法途徑解決此事,同時也想你們管管鄉裡、村裡幹部不作為的現象,并借此督促解決我的實際問題。 村民:向乃榮 電話:15074330229 2019年7月5日 

回複信息

回複狀态: 已處理
回複時間: 2019-08-05 00:00
回複内容:
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關于向乃榮信訪事項答複意見

 

向乃榮:

關于你反映的有關信訪事項,我們已收悉。現就你反映的信訪事項答複如下:

經調查,雨禾村是三個村(原若西村、雨禾村、松木村)合并而成。2004年原若西村修村道,村書記向光友、村主任彭武甲、村秘書彭衛東、村婦女主任彭繼芳協調村道占用的土地,土補償标準200/畝、田減免農業稅不補錢、修村道做小工15/天,村道起點下寨,終點紮号。村道途徑灣丘豐香,需要占用灣丘你兩分田,種豐香組五保戶孔究文一畝一的田,村主幹給五保戶孔憲文每年稱稻谷(600/每年),做通工作後,你稱田不好打田水,要買抽水機抽水灌溉,村主任彭武甲未同意,村秘書彭衛東為了盡快完成村道占地的征收工作,給你500元錢用于買抽水機,村主任彭武甲知道後,認為如果堅持兩種方法都可以:一是退500元錢給村委會,五保戶孔憲文的田流轉給他,若西村委會辦理土地流轉手續;二是不退500元錢給村委會,若西村不辦理土地流轉手續。不堅持這兩種方法都有失公允,其後原村主任彭武甲上門到你家中收取村主任彭衛東支付給你的500元錢,但你不退錢。2012年五保戶孔憲文死亡後,孔憲文的安葬費等由政府出錢,孔憲文的兄弟孔憲望請人對哥哥孔憲文進行了安葬。2018年、2019年高坪鄉村兩級幹部就你反映的信訪問題進行了多次調查、調解,雙方均無法達成一緻意見。

你在耕種孔憲文田地沒有土地流轉合同,雙方當事人在土地承包經營發生糾紛且不願協商、調解,調解無法達成一緻的,可以向農村土地承包仲裁機構申請仲裁,也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訴。建議你依法依規維權。

    

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永順縣高坪鄉人民政府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985